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餐饮帮-餐饮人的好帮手

搜索
热搜: 设计装修 人物焦点 品牌策划 营销管理

中餐出海30年:月亏60万,至少5年才回本

2017-12-6 10:35| 发布者: sfy| 查看: 18| 评论: 0|来自: 餐饮帮

摘要: 面对困难重重的海外市场,中餐企业该如何应对?
30多年来,海外中餐厅随着中国品牌餐饮走出去,在标准和品质上有了新要求。然而,海外开店比想象中还要不容易,眉州东坡董事长王刚在中国休闲餐饮峰会上坦言,在美国投资超过2000万美元的眉州东坡,最高峰时月亏损额达到数十万美元

面对困难重重的海外市场,中餐企业该如何应对? 

一、时代推动,中餐企业正经历第三次海外淘金  

2014年,商务部把中国餐饮走出去扶植计划提上议事日程,被业内普遍视为中餐海外开店将迎来第三次热潮。

到了2017年,有说法称“一带一路”或将助力中国餐饮企业大规模海外扩张。事实上,历次中餐走出去都借了“时势”。

饮食是人类生存不可或缺的生活习性之一,所以人流走到哪里,餐馆就会开到哪里。

第一次出国,全聚德选择在美国洛杉矶落地,却没有平稳着陆。由于对当地市场情况缺乏了解、选址不当、经营差异等问题,全聚德等出海企业不得不宣布首次出海失败。

2008年,全聚德二次出海地定在了澳大利亚。所以,中餐企业第二次集体“海外淘金”,才让很多餐馆真正在海外落地生根,奠定此后发展的基础。

数据显示,上世纪90年代,美国纽约有5000家中餐馆;截至目前,海外中餐厅约有50万家,走出去的中餐品牌约100家。  


二、八大问题成拦路虎,实干比想象更难  

不过海外开店比想象中还要不容易,在国内不是大问题的经营环节在国外很可能难以解决。和中国旅企做目的地旅游创业、中国金融企业海外拓展业务类似,中国餐厅海外落地首先需要考虑的就是来自本地政策和本地性企业的阻力。

在这种情况下,实际上不少中国餐饮出海状况仍处在早期爬坡的阶段。

其中这八大问题尤为突出:

1、食品安全审查问题:酱油被评为“不卫生”

不同国家的食品安全规则不同,中餐食材、调味品、制作方式的多样性以及文化差异,让不少中国食物在国外无法使用或者不被批准使用。如中餐常用的特色调味品,如酱油、豆豉和一些腌制品、糟醉制品,就西方卫生评判标准而言是“不卫生”的,常常受到罚款。

另外,整个食品安全审查流程早期也会比较繁琐。一旦推出新品,这种不简单的程序还有可能反复。

▲中国厨房中稀松平常的调味料,在国外却难过食品安全这一关

2、开店整个流程的审查问题:等到菜叶都黄了

在国内开店,从选址、定价、设计、招聘到最后的开业,中间需要得到相关部门的检查许可,才能获得经营资质。

而在国外,由于不同地区的政策差异性和审核严格程度不尽相同,导致开店流程审查周期很可能被拖长。比如眉州东坡的海外第一家餐厅开店时间就比预期的时间延长了半年。

3、劳工问题:“外国人”学做中国菜

用冶春餐饮服务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军的话来解释,很多国家政府要求中餐企业海外店尽量使用当地人员。但是除了容易培训的服务员,不同餐饮品牌菜系菜品的复杂程度并不能让当地人员招收的如辅厨很快上手。

因此不少餐饮企业面临本地找不到合适人手,国内派遣人员限制太多等问题。比如由于签证问题,大董需要在美国招聘厨师,再送来北京培训。

▲烤鸭师傅还需要临时培训

4、供应链问题:吃过不“辣”的川菜吗

食材很难采集,北京鸭不能出口,国外食材不一定符合中国餐饮需求。董振祥曾介绍,大董在美国本地培育鸭种,就花了两年时间。

中国饭店协会会长韩明曾表示,中餐的特色食材和调味品在海外量少、质差、价贵,而与此同时,中餐企业在从国内采购原材料过程中又受到所在国的政策限制,特色食材、调味品出口难度较大,成本高,数量少。

如全聚德特有北京填鸭的食材等禽类无法出口到国外,使用国外当地的鸭子无法保证北京烤鸭的品质;川菜特有的花椒等调味品在部分国家被列为药材难以出口。

5、管理问题:The Privacy Act

眉州东坡王刚曾表示,在美国“老板给员工发红包”就不适用,因为超过每人25美元需要扣税,还需要保证员工之间红包的公平性。

招聘员工时,年龄、婚姻状况、家庭状况禁止问询,而对员工外表和身高的评价更是忌讳。所以在国外经营餐厅,比雇佣当地的劳动力更不容易的恐怕是找到合适的管理者。


6、文化差异下的隐藏成本:要来一份“扬州盐水鸭”吗

比如中餐菜名的翻译问题,不少有追求意境美和内涵的中餐菜名很难恰当翻译被外国人理解。

另外,一些农副产品食材往往面临流通障碍,因此很多菜品食材需要根据当地情况及时变通,比如扬州盐水鹅到新加坡变成扬州盐水鸭。

再比如美国人吃饭是有预算的,但是很多中国人做高端宴请实际上是没有预算的。这些文化差异带来的在日常经营中随时遇到的小差别都会体现在餐厅经营成本上。

7、饮食习惯问题:Beijing Roast Duck

国外当地的消费者结构和消费行为习惯一般很难一概而论,不同国家的口味差异相对悬殊,这对口味相对不标准的中餐就提出更高要求。

中餐更多还是更方便使用筷子进食,这就让不少使用刀叉进食的外国人对中餐馆敬而远之。要知道,当初麦当劳等快餐让以优雅著称的法国人使用双手进食也颇费了一番功夫。

▲欧美国家很少有使用筷子的习惯

8、回本周期长:情怀与商业并重  

大董餐饮创始人董振祥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大董阜成路、华贸、紫薇等门店在开业一年零八个月到两年的时间内收回了投资,而在纽约开店,预计至少需要五年才能回本 。

眉州东坡董事长王刚曾坦承,在美国投资超过两千万美元的眉州东坡门店,尽管当前在美国的经营已经渐入正轨,门店数量也拓展到4家,但月亏损额平均仍在10万美元左右。基于无形成本较多,在国外餐厅经营的回本周期相对较长。也有餐饮人表示,在海外开餐厅的最初几年是很难考虑盈利的。

这八大拦路虎仅是看得见的阻力。在实际落地运营过程中,中餐企业遇到的经营困难可能更多。店面未开预订已经排到两个月后的大董烤鸭,在有了数次接待外宾建立的品牌口碑和米其林餐厅优势下,对即将开设的新店也对外不多、比较谨慎。

▲大董烤鸭

三、“一带一路”东风到,火锅出海有例为先

针对这些问题,各家餐饮企业也在找寻各种解决办法。随着“一带一路”出海战略被提上议程,政策原因将成为中国餐饮企业出海的一大助力。火锅业的发展值得一看。

据悉,在海外发展不错容易产生“病毒式”扩张的火锅企业,出海初期也需要不断的时间宣传文化,和当地饮食习惯相互适应。并且,火锅行业的出海,是一种规模性、组织性的活动。


换个角度看,中餐企业海外扩张其实也不必太过纠结于外来品牌的身份,本土品牌的发展同样会遇到不少问题。资料显示,海外餐饮大牌2017年也应对市场变化做了不少调整。如休闲餐饮品牌一哥Chipotle,因食品安全问题遇挫后,从从菜单,到经营,到流程全方位进行门店改革;棒约翰从2016年开始每年花费约100万美元提升食材品质,并在2017年4月开始试点有机蔬菜配料。

不同业态、品类的餐饮企业运营管理不尽相同,战略和打法上却是值得借鉴的。  

做餐饮是个很辛苦、很较真儿的事情,心怀美好生活愿景的餐饮人需要更加沉着耐心。中国烹饪协会副会长边疆也曾表示,第三次出海,中餐企业不少选择和当地公司合作的形式,扩张已经更加谨慎。 在海外,“中餐馆”是中餐企业共同的名字,这次奔向“蓝海”的中餐品牌,目标相对清晰也更加务实。

你如何看待中餐出海的举措?这会为中国餐饮开辟新的市场吗?



更多精彩请关注餐饮帮官方微信公众号(cyb123-cn)


点赞

路过
餐饮装修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技术支持
在线客服
服务热线:0731-
85568228
返回顶部